云水玉冰剑前传之大侠客

分类:玄幻奇幻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更新:2021-03-29 08:13:40

作者:春去秋往
编辑:眉目不知秋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云水玉冰剑前传之大侠客情节预览

  此时暮色已浓,看看便要天黑。一行五人向北而行,约么走出十多里地,来到一处市镇,投了镇上最大的悦来客栈。当下在易伯天房里开了一桌酒席,将门窗闭严,一边喝酒,一边计议。

  何世有几日驰骋在马鞍上,身体颇感劳累,但此刻所处已在皖浙交界,杭州渐近,料来处境算得安全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手中马鞭反而越发挥动的紧了。那马吃痛,撒开四蹄,如风奔驰。

  单说梁冲抱着那女子望客栈奔来,到得客栈后门,将那女子放下,要想为她解穴。谁知给那姓段的汉子刺了一剑,伤虽不重,却着实流了不少血,手指在那女子身上连戳几下,竟无法解开她身上的穴道。那女子气道:“你做什么!”梁冲脸一红,道:“我流血太多,身上实是没有力气,得罪处还请包涵则个。”忽又想起一事,问道:“刚才那使剑的汉子你认识么,他怎么知道我是什么人?”那女子道:“我那里知道,他刚才管你叫梁九当家,你到底是什么人?”梁冲却不再说话,上前用短刀将客栈后门门闩别开,来到马厩,牵出自己的坐骑。那女子道:“你现在去哪?”梁冲道:“华山。”那女子道:“你把我放下。”梁冲一愣,道:“做什么?”那女子咬牙道:“我要杀了胡人亭才离开。”梁冲道:“胡人亭遭逢你我两次刺杀,身边戒备定然森严,你怎么杀他?”那女子呆呆说不出话来。梁冲微微叹气,将那女子抱上马背,翻身也跳上去,道声“得罪。”催马便行。那女子被他拦腰抱着,粉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刚才因在险境,被梁冲抱在怀里还不觉什么,此刻与他同乘一骑,耳鬓厮磨,心下颇感异样。

  那四人知他脾性,都放了杯筷听他说话。易伯天道:“我想让九弟再劳累一次,单身去陕西,刺杀胡人亭。”张自在摇头道:“九弟武功虽也不弱,但胡人亭既是陕西的总兵官,身边护卫自然少不了,而且胡人亭本人也非等闲,只怕九弟一去,凶多吉少。”何远清和容平点头称是。易伯天笑道:“此节我早想到,但我还是想九弟去一趟。”众人齐问何故。易伯天道:“九弟此去即便杀不了胡人亭,但他轻功江湖上并没几人及得上,全身而退想来并非难事。到时胡人亭必定加强防范,再想杀他已是万难。我在华山有位至交好友,此人武功出神入化,要杀胡人亭只是探囊取物,九弟只需找到他,大事可成矣。”何远清两眼一亮,喜道:“莫非是他?有此人出手,再难的事也好办了。”言下颇是自信。

  只说梁冲独自往陕西刺杀陕西的总兵官胡人亭。他轻功本好,用不了半日便行出百余里路,找个市镇用午餐。正吃着,忽然听得一阵喧哗声,只见街道上一匹骏马奔驰而来,那街道本就狭窄,路上行人又多,给那马一冲,就有不少人挨摔跌倒。马上那人浑不在意,还是催马快行,口上骂道:“滚开,滚开,别挡了小爷的路!”手中马鞭不停击在路人身上。梁冲见了,气便不打一处来,长身而起。那酒店小二见了,慌忙拉住,劝道:“公子千万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他是镇上曹大商人的公子,家里有的是钱,又有个在京城做官的亲戚,一向在镇上为所欲为,也没人敢去惹他。公子想是外地客人,吃了饭还是快快赶路为是,莫要惹下祸端。”梁冲心道:“我正是要惹这祸端。”笑道:“我出去看看,不去招他便是。”说着出了店门。那曹公子正好催马来到近前。梁冲手中暗捏了两个铜板,见他奔近,照他胸口打去。那曹公子如何躲的过,登时仰面跌下马来。路人见那曹公子出了丑,都是暗暗高兴,只差欢呼出声来。那曹公子遭了梁冲两枚铜板,肋骨断了两根,躺在地上站不起身来,不住呼爹喊娘,却不知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过了盏茶工夫,涌来十多个护院家丁,将他抬了去。围观的路人见曹公子去了,这才开怀大笑,都道他失足跌下马的,全没另做怀疑。

  酒过三循,何远清道:“咱们既然得了鞑子皇帝的密函,须得借这个机会好好戏弄他一番,也不枉咱们费了这许多的工夫。”易伯天笑道:“我也正有此意,还要请教二哥高见。”何远清虽在汉军九位当家中位列第二,但以年纪而论,却要以他最是年长,其他人便是叫他叔叔伯伯也叫得,但他为人向来不拘小节,又最是厌恶世俗礼节,别人若以兄弟与他相称,他还高兴,若管他叫声“叔叔”或是“伯伯”,他必定生气说:“你叫我叔叔、伯伯,难道我当真就这么老?”别人听了,自此不论年纪大小,都与他兄弟相称。他外号智勇书生,武艺高强自不用说,谋略计策也是非同等闲,嘿嘿笑道:“鞑子皇帝既想清剿咱们,咱们便随了他的意,让他来剿。只是这么一来,咱们原先计划好的事就要另做安排了。”梁冲心道:“这次把我从广东急招到杭州,果然另有要事。”张自在道:“九弟只怕早就在怀疑咱们是为了何事,这么急着让他从广州赶到杭州呢。”易伯天笑着对梁冲道:“这事说来也巧,你到杭州那日,正巧北京来了飞鸽传书,说鞑子皇帝有封密函以八百里加急送往杭州,密函内容更与我帮派安危有莫大关系。是以你刚到杭州,咱们便急着让你赶来劫这密函,原本安排好的事反倒没说,那是因为你轻身功夫胜于咱们的缘故。”他四人武功无不胜于梁冲,但单以轻功而论,却无一人及得上他。

  梁冲拿些纹银给那农夫,让他自行再买匹骡子,那农夫千恩万谢的去了。

  那胡人亭身为陕西总兵,府上护院武师果然不少。但他轻功卓绝,行走于院落,竟无一人发现他。只是那府第宽阔,房屋又多,一时竟找不到胡人亭身在何处。正在犯愁时,忽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忙闪在一座假山后。就见三个丫鬟从左边的拱门走了过来,手中各端了些酒菜。当先那名丫鬟边走边没好气地说道:“真不知我是哪辈子做了错事,这辈子投胎来给人当这丫鬟。白日里没头脸的忙活个没完,到了晚上还不得安生!”她右边的丫鬟劝道:“菊儿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是给老爷听见,看他不扒了你的皮。别忘了今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那叫菊儿的丫鬟听说,更是恼怒,说道:“听见又怎样,就叫他扒了我的皮好了。谁让他白天请客,三更半夜的还要请,倒要累的咱们睡不上个觉!”嘴上虽如此说,气却短了。梁冲在假山后偷听,心想:“原来胡人亭今日娶亲,倒不知此刻请的是些什么人。”飞身跃上房顶,瞅准了那三个丫鬟的去向,暗暗跟来。

  只听前边一人大笑道:“官爷好好的马匹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我看这马可是好的很啊。”何世有抬眼望去,只见离自己六七丈处站了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见自己往他望去,撇嘴一笑,又道:“青天白日的,官爷做什么这般急着赶路?莫不是遇见什么鬼怪啦?”以手支颏,故作沉思,说道:“听说鬼怪只缠那些作恶多端、为虎作伥之辈,看官爷仪表堂堂,料来不会有此一难。倒不知是为了甚么事,让官爷如此心急赶路?”说话间向何世有走了过来。

  何远清笑道:“我初听大当家的话,实在有些不赞同,但既有此人压阵,我便放心啦。”易伯天道:“待会我有书信一封另地图一张,九弟带在身上,万一刺杀不成,只需按地图指引,找到我这位大哥,将书信与他,他看了便明白。”又对何远清道:“刚刚听二哥说鞑子想剿咱们,只管让他们来剿,想来已经有计较了,不知又是什么奇谋妙策?”几人齐将目光看向何远清。何远清笑道:“对付鞑子用的着什么奇谋妙策了?便是臭谋臭策也行得。咱们不是得了鞑子皇帝给浙江提督武进升的密函么,只需在这密函上稍做手脚,万事岂不都在咱们掌握中了么,到时鞑子兵来袭,定要他损兵折将。此事还要看四弟的本领呢。”容平外号“以假乱真”,什么物事,只要经他过目,不出多时,必定能做出与原物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尤以模仿他人字体和易容,更是两绝。四人听说,拍手叫好。容平道:“我还记得那清廷侍卫的模样,明早我便化妆成他的样子,去会会那武进升。还要二哥先起个草稿,我好另做一封密函。”

  梁冲道:“我心里也自奇怪杭州一行的原故,只是没来得及问罢了。”易伯天道:“这事说来你也知道的,就是柯三哥的事。”梁冲听说,急道:“莫非三哥的事查出眉目啦?”柯百行是汉军陕西分舵的分舵主,在一个月前与清兵的一次大厮杀中不幸遇害。何远清摇头叹道:“陕西分舵一出事,大当家的就派了帮中得力的兄弟到陕西查探,这你是知道的。前两天有兄弟回来禀报,发现这事果然另有内情。原来那奉命围剿的官员叫胡人亭,七年前曾在咱们帮会的多个分舵做过香主,后来不知怎么忽的消失不见了,当时老当家刚过世,大当家即位不久,还派了不少兄弟在江湖上寻他,万没想到他竟做了鞑子的走狗。他在帮中混迹多年,对帮里的事情知之甚多,这些年着实害了不少咱们的弟兄,给朝廷立了不小的功劳,不久前竟做了陕西的总兵官。鞑子皇帝更委以重任,让他率兵清剿陕西咱们的弟兄。正所谓名枪易躲,暗箭难防,柯三弟生平为人最是稳重谨慎,可还是中了胡人亭那走狗的埋伏,早在与敌人交手前就折了不少弟兄,这才遭了毒手。”梁冲拍桌怒道:“这胡人亭甘为走狗,助纣为虐,更害了三哥,咱们须不能放过他。”易伯天点头道:“现在鞑子势大,咱们还无力与之抗衡,但胡人亭是万万放不过的。我听了弟兄禀报,立即飞鸽传书给各当家的,让你们赶去杭州商议此事。除我、二哥、四弟跟六弟本在杭州外,就属你到的早了,恰恰赶上密函的事,就没来得及跟你说这些事,估计其他几位当家现在也该在杭州了吧。”何远清道:“咱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杭州一事,胡人亭的事只好暂且按下,等咱们破了清兵,再去与他计较。”容平跟张自在俱各点头称是。易伯天摇头一笑,道:“我倒有个计较,不知可行不可行。”他虽身为汉军头领,但素来谦逊,几乎每件事都与其他人商量妥当方才进行。

  他边行边想,这次亏得段总管保举,皇上施恩,让我接了这份美差,更兼一路无事,正所谓皇恩浩荡,将来说不定赐我个副总管当当也是有的。正想着,忽然间风声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已夹风袭面而到。好个何世有,果真武艺非凡,临危不乱,身子忽的后仰,避过了石块。岂料暗中偷袭那人趁他一仰间,连珠炮发,又是两块石块打来。他武功也算不弱,却吃亏在人马疾驰,不易躲闪,见一块石块当胸打来,慌忙举手去接。只听咯的一声,五根手指倒有三根折断。另一块石子却袭向马腿。那马奔驰正疾,如何当得石块大力,但听喀的一声,那马随声倒地,奔驰之速兀自不减,扑地冲出三四丈去。亏得何世有练了些轻身功夫,当那马匹倒地之时早已跃落地上,这才免了驴打滚的狼狈象。

  梁冲待他拳近,身形倏的后退,人已落在一丈开外。身形再动,又回到何世有身前,手掌连挥,啪啪给了他四个耳光,道:“这是你胡说八道赏你的。”不待何世有反应,又已退了开去。何世有那里见过这等轻功,一时既怒又惊,只道:“你、你、、、、、、”说不出话来。

  梁冲重回店里,用罢了饭,继续赶路。出得那小镇,行了约莫五六里路,忽听得一声马嘶传于路左,寻声望去,不由大笑。只见那里一匹骏马正在来回徘徊,却不是刚刚那曹公子的坐骑是什么。原来那马在曹公子跌落地上后,仍是奔驰不停,竟一路跑到了镇外,恰被赶路至此的梁冲遇上。梁冲心道:“我这一路正缺个伴,这马倒正好解我寂寞。”上前拉了那马的缰绳,对马说道:“马儿啊马儿,你跟着那曹公子只怕也没过过几日好日子,从今日起就跟了我吧,咱们做伴,一起去陕西好不好。”那马竟似懂得他的意思,仰天长嘶,神情欢娱。梁冲更是喜欢,翻身上马,指着陕西的方向,道:“走吧。”那马撒开四蹄,急奔而去,竟不用他催促。一人一马相处融洽。

  清朝乾隆二十二年三月的一天,由京城通往杭州的驿道上,一骑快马疾驰而进。马上骑客姓何名世有,是乾隆皇帝身边的一等侍卫,专职负责皇帝的安危。他此时本该待在皇宫中伺候乾隆皇帝,却要几日几夜不得安歇,将封八百里加急密函送与浙江提督武进升。这八百里加急本该由些地位低微的邮人来送,但这封密函关系着实重大,乾隆皇帝惟恐在路上出了差错,因此派了身边得力的侍卫前往杭州,确保万无一失。

  当下向小二要了纸墨,何远清沉思片刻,挥手起草了一封书信。正是因为这封假密函,清兵在几日后的清剿杭州汉军行动中闹了个损兵折将,声威大丧,此是后话,按下不说。

  正在此时,忽听右侧山林中一阵歌声传来,唱的是民间俚曲。那唱歌人越行越近,待到转到大道上时方才看清,原来是个赶了辆骡车的农夫。那农夫见了二人阵势,只道是拦路打劫的强盗,怔了一怔,慌忙挥动手中马鞭,赶那骡子快跑。何世有心道:“这番失了密函,定然是死罪了,但此刻若然不逃,性命更难长久。”不暇多想,往那骡车奔出两步,同时左手从腰间抽出配刀,一刀将骡子的缰绳割断,翻身跃上骡背。梁冲笑道:“这般容易就想脱身么?”身形微晃,已到了骡子跟前,伸手便抓何世有。岂料何世有早有准备,见他一爪抓到,手中长刀猛的往后掷出,往那农夫胸口刺去。

  只这瞬间工夫,外面已有不少护院武师奔进院里。但听哐的一声,房门倒地,当先冲进一人,依服饰看,就是先前与胡人亭饮酒的那段大人。梁冲见了,知道大势已去,难再下手,抱了那女子,跃身冲到窗户处,伸足要破窗而出。那段姓汉子见了,笑道:“梁九当家的这般容易就想走脱么!”也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长剑,挥动着挡住梁冲的去路。梁冲见他剑招狠辣,不敢贸然迎接,又退回床前。那胡人亭因中了一刀,失血过多,此刻已经跌在地上昏晕了过去。梁冲细看周遭形势,只见门前拥了武师无数,那段姓汉子挡住了窗口出路,正一步步向自己逼了过来。他心下忽生一计,故意做出高兴神情,对那段姓汉子身后叫道:“大当家原来你也来了,哈哈,当真好极。”那段姓汉子惊道:“易伯天?”回头看向身后。梁天趁他回头之际,双脚在床沿使力一登,冲向窗口。那段姓汉子回头才知上当,猛觉劲风冲到,也不及多考虑,长剑抖动,挽了一个剑花,正挡在梁冲身前。梁冲见不是路,身形倒退,又退回床边,望了一眼地上的胡人亭,忽而笑道:“我也学学这胡狗贼的功夫。”如先前胡人亭般,伸足将胡人亭勾起,踢向那段姓汉子,趁他接胡人亭的时候,忙往门口冲出。谁知那段姓汉子也如他先前抱那女子一般,将胡人亭拦腰抱住,长剑仍往他刺来。此时梁冲前有众武师挡路,后有那段姓汉子长剑追到,实是凶险已极,但他生平所经大阵小阵无数,学得不少临危应敌之策,身子忽的后退,迎向那段姓汉子的剑锋。那段姓汉子只道他又有什么诡计,剑尖俯刺入他后背,忙抽剑后撤出去。梁冲早乘着机会奔到窗边,破窗跳到院里。只见灯火照耀,明如白昼,四下人影绰绰,也不知围了多少人。当下不待众人反应,施展轻身功夫跃上房顶,望着客栈方向奔去。院里的武师见了,纷纷大呼抓刺客。那段姓汉子道:“这人轻功太高,追不上的,先救胡大人为是。”当下众武师忙找来大夫为胡人亭治伤,不提。

  梁冲因有了这坐骑,赶起路来更是迅速,不一日来到洛阳,但见城泰民乐,一片繁华景象。梁冲心想:“鞑子虽然占了汉人江山,但治国有方,远远强过了明末的昏庸皇帝。”想到此处又觉不对,暗暗摇了摇头,来到一家客栈投了店。

  此时梁冲若是将他拿下,那农夫必然难逃一死,当下弃了何世有,身子倒退,退到农夫身边。那长刀正在此时刺到,被他一脚踢开了去。那农夫尚自浑然不知自己已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却不住叫道:“骡子,骡子,我的骡子。”梁冲抬眼看时,何世有已在十多丈外,看来万难追上了,心下好生气馁:“被这厮跑的好没来由,将来却不知因他生出多少事来。”正自沮丧,忽听“啊”的一声惨叫,何世有竟从骡背跌落,滚倒在地,一动不动了。就见不远的山坳里转出几个人来。梁冲喜道:“大当家的。”

云水玉冰剑前传之大侠客试读章节

热门

  • 11是怎么修真的

    简介: 试想世间谁能能做到无所最求?有人最求金钱,有人最求名利,有人最求美女,有人最求可以享受....虽然做为一个修真之人,心中最求的是再次突破、再次突破、不停地的再次突破,能达到那个心中所想的那个最低境界,却,究竟要修练到什么地步才能算最低境界呢?修练成等他有天认为自己已经修炼成功了,踏入江湖以后才知道,自己相对于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渺小!自己认为的那些强悍的武技,甚至连给别人提鞋都不够。。

    冰拳吃西红柿08-26 连载中

  • 穿越在仙武世界

    简介: 新书《大神鉴》传上,求需要支持。类型:科幻,时空穿行。准备好了一个月,自指出快速进步不少,尽请各位兄弟姐妹深度阅读。 再次穿越在仙武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时值昼夜回环,阴阳交替之际,终南诸峰,云气蒸腾,白雾氤氲,如细丝薄锦。晨露如珠,在青翠细嫩近乎透明的草花茎叶上滚动,经一夜静休,无论鸟兽虫鱼,抑或花草丛林,蟒熊狮虎,都逐渐复苏,蝉鸣鸟唱此起彼落,呼唤阳春布下德泽。。

    胡辣壳大包面01-05 完结

  • 天冥

    简介: 他,一名普普通通宗门的杂役弟子,跟随一名神秘的老者学会了一部坑爹的心法。 天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草屋中一名大约十二三岁的童子在轻轻摇晃着另一名样貌清秀惹人喜爱的童子,满面的焦急之色。。

    天絔12-08 连载中

  • 华封三祝

    简介: 有浪子漂游的地方,是江湖。有华美决斗的地方,是武林。侠气、义气,是江湖。谋算、虚伪的,是武林。三祝:贺寿、真诚的祝福、祝多。祝愿虽好,可也不是人人都能如愿以偿。江湖人、武林人亦是如此。看世间黑白,辩尘世是非···传说有一种声音可以唤醒死了的人。。

    浪子凤02-25 连载中